舞台上虚拟偶像的每一个表情和动作,都需要有真人在背后实时进行神态和动作数据采集

一颦一笑、每一次互动,如此生动——如果你认为网上火爆的虚拟人仅是电脑合成或是设定好的程序,那么你就错了。如今,每一个火爆的虚拟人背后其实都有一个真实且唯一的扮演者,被业内称“中之人”。

不久前,虚拟偶像女团a-soul官方账号宣布,成员之一的珈乐因身体和学业原因将终止日常直播和大部分偶像活动。紧接着,珈乐背后的“中之人”就被爆出:高强度工作、遭到公司霸凌以及薪资待遇不公正等。于是,曾宣称“永不塌房”的虚拟偶像女团没有躲过塌房的命运,虚拟偶像背后的“中之人”也成为现实中的主角被拉到台前。

皮套下的“中之人”:无时无刻不在努力着

作为新一代虚拟偶像的a-soul,大家在网络上看到的是向晚、贝拉、珈乐、嘉然、乃琳五位虚拟主播在台前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而实际背后是五位在网络之下进行实时表演、互动的现实真人。截至目前,a-soul的b站官方账号共发布了56个视频,包括舞台直播、发布团曲mv以及一些小剧场特辑等,团曲mv均获超100万的播放量,其中《超级敏感》团曲mv视频播放量达538.1万次。

通过电脑合成:好看的颜值、甜美的声音,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所谓“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时下流行的直播为虚拟偶像提供了极具吸引力的舞台,粉丝们早已不再满足仅有“颜值”的电脑合成偶像,有思想、有趣味性、能实时互动,成为直播中粉丝对虚拟偶像的新诉求,而这些以目前的人工智能交流技术仍然无法实现,所以皮套背后的真人“中之人”尤为重要。

虚拟偶像背后有了个性十足的真人扮演者,他们在背后无时无刻努力着:实时参与采集动作和神态数据、日常训练、录制音视频、公演舞台,维护与粉丝之间的感情等。

人气虚拟偶像:有趣灵魂 真实情感

杭州的小超最近成为了一名“虚拟偶像”,她先后花费了2500元找画师手绘形象和1500元3d建模,创造的虚拟人物是一个apex游戏主播,常常从晚上九十点播到第二天早上6点,背后实时8小时的直播让她常常日夜颠倒,白天睡觉,晚上直播。如今开播一周,她在b站上的账号涨了300多粉丝。

“我才刚刚起步,虚拟人物的外在形象是第一步,要有好看的外貌、华丽的服饰和讨喜的人设。”小超也透露,虚拟偶像光有好看的皮囊远远不够,有了关注后还要能维系热度,这就要求虚拟偶像背后的“中之人”多才多艺,不仅能打游戏还要会唱歌跳舞等才艺,最最重要的是要有有趣的灵魂和真实的感情,只有这样才能在与粉丝互动中维系。

就好比a-soul中的嘉然因为“宅舞20连”一战封神,向晚是会弹吉他的才女,队长贝拉舞蹈实力超强……在虚拟偶像构建的“娱乐圈”中,粉丝们爱的不单单是美丽的皮套和声线,是皮套背后“中之人”能够展现出的真人真性情。

虚拟偶像也“塌房”:看似火热的生意并不好干

有资料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共有16笔虚拟偶像相关投资,融资金额从几百万人民币到数千万美元不等,目前国内最大虚拟主播社区b站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共有32412名虚拟主播在b站上开播。

然而如此多的虚拟偶像中,能走红的毕竟是少数。有从业者透露,市场已有饱和迹象,2018年至今,虚拟主播从业者数量的增速要远高于粉丝总量的增速。记者在小红书上也看到,不少虚拟偶像正面临尴尬的处境:以走国风形象的虚拟偶像翎ling为例,她曾于去年6月入驻小红书,当时发布的首条推文拥有6308个点赞、374条评论,而今年5月21日她发布的推文仅88个点赞、14条评论,数据差异明显。

对制作公司来说,虚拟偶像这门生意的难处也开始浮出水面。有业内人士透露,a-soul的日常直播就用电影《阿凡达》同类型光学动捕棚制作,一个摄像头价格数十万,一个棚根据精度需求可能需数十个摄像头。这意味着,如果一个虚拟偶像不能尽快实现其商业化价值,那么开发方与运营方不得不持续投入。

对此,创世伙伴资本ccv合伙人聂冬辰认为,相较虚拟偶像,服务型虚拟人更接近需求,后者可以进行新闻播报、日常陪伴、业务引导,在金融、智能汽车、医疗、健身等行业找到生意。(商报记者 徐歆婷 实习记者 王彬彬 摄影 商报记者 李子逸)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