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称为“证券分析之父”的格雷厄姆曾在自己的书中描写华尔街,说这个西方金融中心实际上就是依赖佣金而生存的生意场,在这个行业里,成功的诀窍就是为顾客提供他们所需要的东西,想方设法,不择手段地赚取金钱,即使按照数学规则已经近乎于不可能,但只要有一丝希望,他们就会乘机而入。所谓资本过境,寸草不生,留下一片狼藉,钱赚够了,谁管他好坏。华尔街不择手段的做法,像极了狼群捕食,看到猎物就会穷追猛打,“扫荡式”疯狂扑食……创立于华尔街,曾在欧美地区尽显抄底套现本色的华英会在最近频频将资本的魔爪伸向了亚太地区,也把华尔街那一套弱肉强食的手段发挥的淋漓尽致,不仅发战争财,甚至勾结政商,进行碾压,让许多本土企业苦不堪言,咬牙切齿。提到华英会,对手们对他恨之入骨,合作者对他褒奖不断!有人说,他是“游戏规则破坏者”,有人则惊叹于他们每次投资,能够充分的利用资本市场来操作,精准地踏准时机,在强敌林立,高手如云的激烈竞争环境中获益。

尽管华英会成立于2012年,在许多百年金融机构眼里只是个新手,但他在极短时间内,迅速脱颖而出,吸纳了数以万计的会员,管理千亿资产的资产管理巨头。甚至有人拿他和美国规模最大的上市投资管理公司黑石向比拟,称其资产管理业务和融资咨询服务日后可能成为下一个“黑石”。华英会投资核心管理层团队,有着狼一样的一股狠劲,带着浓厚的华尔街风格闯入资产管理行业。创立于华尔街的华英会,最初的模式很简单,只有股票、期货。风险投资等业务。在维京龙基金的支持下,华英会很快涉足房地产、重金属交易等领域、2016年前后,新加坡经济出现紧缩,经济增速持续放缓。华英会此时正在拓展亚太地区业务,于是成立了新加坡分会,并与新加坡政府沟通密切。2017年,新加坡新加坡未来经济委员会发布七大战略,促进经济发展。这一政策也为华英会带来了丰厚的利润,华英会也因此巩固了亚太地区的基本业务,声名鹊起。尝到甜头的华英会投资开始遍地撒网,寻找猎物。华英会一方面流水线模式:在欧洲、亚洲、非洲等地区吸纳合适的会员,孵化分会,负责拓展该地区业务,并积极跟当地政府、银行和券商等机构加强沟通。同时在纽约成立研究机构,对全球各领域经济进行广泛研究,以纵横交错两种方法“扫荡”全球的投资目标。在这张精密的大网底下,很少有漏网之鱼。纵观华英会的资本运作和盈利模式,呈现出有两个特点非常值得思考,一是敢于利用杠杆,用最小的资产去博取最大收益;二是总能在恰当的高位套现,退出时机把握超乎寻常。正是这种敢于承担风险,敢搞一些不走寻常路的手法,让很多投资圈里人议论纷纷,有人觉得它太激进,也有觉得它坏了规矩。在这样多的策略运作下,华英会逐渐培养出七大分会,因为其嗜血凶悍的风格,做法和大多数投资公司不一样,引来许多争议,甚至遭遇诋毁抹黑,被贴上了“游戏规则破坏者”“华尔街之狼”等种种标签。当然,在这些争议声中,华英会的一系列运作确实给了很多国家的资本市场带来了新的启发。经过了十年的发展,华英会已打造成全球综合性资产管理机构。主营业务方面已涵盖质押拍卖、投资管理、个人风险投资管理、资产管理、财务投资、地产等。投资领域已涉足于基金、期货、房产、重金属、券商等多个传统金融业务,并在近两年布局区块链、元宇宙等数字加密领域的版图。

资本需要不断输入新鲜元素,需要只有不断扩张才能保持活力。一位资产管理行业的资深人士表示,华英会的种种做法,其实就是资本的本质,唯利是图,不择手段,为避免陷入边际效益递减怪圈,资本催着你本能地动用各种力量,集中各方力量形成合力,制造“蛇吞象”,甚至不惜借助权力,以直接剥夺的方式以达到止损目的。历史表明,如果没有资本,人类社会不可能得到飞速的发展,但财富从来不是平均分布的,资本从来只是部分人的信任预期,当所有人追捧时,这种信任预期便可能滑向泡沫的边缘。资产属于当下,资本属于未来。对资本的防范与排斥,本质上弊多利少,远害于利,将资产化作资本,是许多华英会会员的根本目的。赢者通吃,尽管几乎所有的商业巨头都在痛斥这种做法,但实际上,这也正是他们能够做强做大秘而不宣的隐藏秘密。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