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曾说:四方食事,不过一碗人间烟火。

这人间最袅绕缤纷、最至繁至简的是烟火气,这人间最深入人心、最难舍难分的也是烟火气。正所谓: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鹊桥仙·己酉山行书所见》

宋·辛弃疾

松冈避暑,茅檐避雨,闲去闲来几度?

醉扶怪石看飞泉,又却是、前回醒处。

东家娶妇,西家归女,灯火门前笑语。

酿成千顷稻花香,夜夜费、一天风露。

辛弃疾罢官后,隐居上饶,无论是琴棋书画诗酒花,还是柴米油盐酱醋茶,都让他感觉格外美好。

东邻有人娶妻,西舍已经出嫁的女儿回家省亲,两家门前灯火通明,亲友云集,一片欢声笑语。

这就是让辛弃疾贪恋的人间烟火:四方小院,殷食人家,守着流年,幸福安康。

《归园田居·其一》

魏晋·陶渊明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在厌恶官场,喜爱田园生活的陶渊明眼中,炊烟袅袅升起的地方,就是让自己感到心安的归处。

阔别乡村十余年,再次回来长期定居,自己好似一直困在樊笼中的鸟儿、养在院子池塘里的鱼儿突然得到了自由一般欢快。

屋前,桃树、李树整齐排列,榆树和柳树蔚然成荫,遮住了后门屋檐。

远处的农舍上方升起袅袅炊烟,深深的街巷传来狗吠声,这是烟火人间里无须夸张就能欣赏的最美长卷,是平淡日子里不用去往远方就能见到的诗情画意。

《首夏山中行吟》

明·祝允明

梅子青,梅子黄,菜肥麦熟养蚕忙。

山僧过岭看茶老,村女当垆煮酒香。

明代才子祝枝山在这一年夏天走到了苏州西郊,看到了山寺里悠闲自在的僧人,在烹煮着老茶树的茶汤,村里的姑娘站在酒垆边煮酒,茶香、酒香交织四溢,格外令人陶醉。

一切功名利禄、人世烦恼,在诗酒风流前,烟消云散。万家灯火不及小家人间烟火,一屋两人,三餐四季,看似平淡,却也欢喜。

《过故人庄》

唐·孟浩然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老朋友预备丰盛的饭菜,要请我到田家做客。翠绿的树林围绕着村落,苍青的山峦在城外横卧。

推开窗户面对谷场菜园,手举酒杯闲话桑麻。等到九九重阳节到来时,再请君来这里观赏菊花。

世人所期待的小幸福不过是三两知己说着彼此爱听的话,谈着人生的酸甜苦辣,赏春日暖阳,看冬日落雪,品酒谈天,如此就够了。

《忆秦娥·梅谢了》

宋·刘克庄

梅谢了,塞垣冻解鸿归早。

鸿归早,凭伊问讯,大梁遗老。

浙河西面边声悄,淮河北去炊烟少。

炊烟少。宣和宫殿,冷烟衰草。

炊烟,就是人气。炊烟袅袅升起的地方,必定是一个和乐融融、充满了生活气息的小村庄。

梅花凋谢,冰雪消融,大雁南归。在敌人占领的淮河以北地区,很少能看到烟火。

这里杂草丛生、衰草遍地,入目都是荒凉之景。刘克庄面对着大雁飞去的方向望眼欲穿,那炊烟升起的地方,就是自己魂牵梦绕的故乡。

沈离淮说:“我本是槐花院落闲散的人,满襟酒气。小池塘边跌坐看鱼,眉挑烟火过一生。”

将生活嚼得有滋有味,把日子过得活色生香,往往靠的不只是嘴巴,还要有一颗浸透人间烟火的心。

烟火气不是转瞬即逝的灿烂,而是细水长流的淡然,又是一年即将结束,新的一年,请认真对待每一顿餐饭,用心感悟每一个朝夕! 摘自《唐诗宋词》

推荐内容